会泽县花——玉兰花

发布时间: 2020-07-02 17:12:27

201610111453417004.jpg

窗外,细雨迷离;山间,溪水潺潺。所有的生命,于这个充满生机的夏天,怒放着属于自己的奇光异彩。而我,最期盼的莫过于欣赏一树盎然向上的朵朵玉兰花开。

玉兰,木兰科落叶乔木,别名白玉兰、望春、玉兰花,花先开放,后长叶子。玉兰花作为会泽的县花,我并不感到惊奇,反而无比赞同。清朝文学家李渔说“此则不叶而花,与梅同致。千干万蕊,尽放一时,殊盛事也。”意思是说,玉兰花是在叶子还没长出来的时候就开花了,与梅花有同样的韵致。所有的玉兰花一起开放的时候,简直是空前的盛事。树树花开相连相接,繁花似锦,云蒸霞蔚,霞光万道,恍若仙境一般,令人赏心悦目。

玉兰花在会泽县城的大部分街道都有种植,昨天还是含苞待放,今天已然全部开花,极目远眺,蓝天白云的衬托下,高耸的树干上,朵朵盛放的玉兰花悄然娉婷在或斜逸或直立的细长枝条上,绚丽多姿,光彩照人。微风轻拂,枝条摇曳,朵朵玉兰花悠然起舞,动态万千,飘逸出尘,恍若仙子,美到让人几乎屏住了呼吸。“霓裳片片晚妆新,束素亭亭玉殿春。”玉兰花开,是“羽衣仙女纷纷下”,是“绰约新妆玉有辉”,风姿绰约,净颜生辉。是雪后初霁的华彩,光芒四射,点亮了县城湛蓝的清空。

近看,每一朵玉兰都直立向上绽放在枝头,高昂笑脸翘首蓝天,依据自己的有利地势选择最佳的姿态展示着自己特有的魅力。紫色的雍容华贵,高雅非凡;浅紫的清新雅致,韵味无穷;白色的冰肌玉骨,貌若天仙。热烈而不张扬,璀璨而不妖娆,多姿而不浮夸,绚丽而不娇艳,清秀而不妩媚。内敛,娴静而又婉约,气定神闲,心无旁骛,临风而开。

玉兰,是跨越时空的宋词里走出的女子,有风既作飘摇之态,无风已呈袅娜之姿。一颗兰质蕙心,几许思绪欲语还休。冠杯状的花型,酷似莲花的外观,高端大气,展向四方的花瓣携带着清幽的香息,丝丝缕缕,几许清风几许醉。“素面粉黛浓,玉盏擎碧空,何须琼浆液,醉倒赏花翁”。自古以来,世人为玉兰沉醉折服而不能自拔,不仅仅是源于她与众不同的姿态风韵,而是她面对狂风暴雪却豪不畏惧的坚韧毅力,鲁迅先生称赞玉兰有“寒凝大地发春华”的刚毅风骨。每当寒冬季节来临,树木纷纷褪去了华丽的外衣,凛冽寒风中光秃秃的枝条无奈地呻吟,而此刻的玉兰却积蓄全身的正能量,顶风冒雪孕育花苞,那毛茸茸深绿色线装的小花蕾朵朵直立向上,坦然地面对严冬的洗礼,一个冬天的蓄势待发只为来年的春天,以最优雅最娴静的姿态预告春的消息,尽管,花期虽然只有短暂的十来天,但玉兰却为了十来天的美轮美奂付出了艰辛的努力:花开,气势磅礴;花落,亦惊心动魄。不愧对每一寸春光,不虚度每一寸光阴。

玉兰花,是站着开放的唯美花,不依靠、不偏斜、不纠缠,是直立行走的智慧花,在花的世界里开成自己喜欢的样子。朵朵玉兰花开,开在高高的枝头,也开在世人的心里。

(通讯员:罗吉双)


友情链接